少年JUMP迷妹

【菊耀】国

  当白的刺眼的军装染上了尘土、留下了两个血淋淋的弹孔的时候,二战快要结束了。

  本田菊一身泥污地被囚禁在小木屋里,腰腹间的伤简简单单地用绷带缠了几下,仍能看见有血慢慢涌出。他败得太匆忙,甚至连刚上完战场后的硝烟味都还隐隐约约地在鼻尖环绕。

  屋子布置的很严密,连仅有的窗子也被钉上了铁栅栏,栅栏外偶尔有夏日沉闷的风吹来,带起了屋子里木头朽烂的陈腐气息,那样平静,或者说——沉闷得压抑。本田菊依旧坐在椅子上,肩膀低垂,黑发盖住眼睛留下灰色的弧线,看不见表情。

  “吱呀——”枯朽紧闭着的木门被什么推开,发出尖锐的金属摩擦声。一个穿着红色中式短袍的人踏过门槛,随着走路溅起灰尘的扬起,原本不太好的身体忍不住咳了几声。

  和菊一样乌黑的头发,自然地在脑后扎成一束,原来穿着的深绿色军服已经换下,更加随意的红色附着在微微颤抖的身上显得那么熟稔。

  “……是王耀。”菊通过发间看清了来者的脸,内心一震。
  王耀并没做些什么,单单挺直了腰板走到菊对面的椅子上,一直朝着菊看,看他满脸满身的血,看他颤抖的肩膀,看那把血迹未干的刀鞘。

  他似乎还能感觉到后背狭长伤口的刺痒。那道伤太痛,痛到每次他临睡前上药时,都会想起眼前的一道寒光,那个激动得通红的眼眶。

   他真想对他大骂一顿,看他如丧家之犬一般向自己下跪,匍匐在地,就像以前他反抗我一样。

  “孩子大了就不懂事。”王耀不由得想起一句话。

  可是他心有余而力不足,刚刚经过战争的洗礼,浑身都感觉经脉寸断,隐隐作痛。四千年的苍老在大病初愈的这一刻完全显露出来,他的身体状况其实和菊一样不好。

  而那有余的仇恨,却也因瘦骨嶙峋的躯干凄凉,换成了无奈的叹息。

  王耀忽然被他自己叹气的声音惊得楞了起来,随即又顿时感到由深埋胸腔的心脏而发,伴随流动的血液蔓延全身、无处不在的烦。

  是病态、滚烫的发炎了的热躁。

  他的身体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,带着悲哀和无法排解的愤怒,走到本田菊的跟前,尽自己不多的力量,双手紧紧攥着菊的领口,把他提拉到悬于椅面的半空中。

  王耀的眼睛通红,密密的血丝爬满眼球,眼眶夹带着一圈清澈发光的水渍。

  “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!以前吃的教训还不够?偏要再让我收拾你一回?“

  一下子如决堤大坝倾泻而出的情感,王耀不能再阻拦住自己。他觉得他压抑得快要疯掉,却又觉得自己宣泄时更像一个疯人。

  “我护不了你,你就这样恨我?”他顿时觉得筋疲力尽,甚至连支撑躯体的力量的消失不见,却双手仍紧紧的攥着本田菊洁白的衣领,额头靠着他的胸膛,深深的喘着气。“你……唉……我该怎么对你呢?”

  屋子里只剩下灰尘在空中旋转着,像来时一样,可是,他的心情却再无法平复得如同刚进来时的冷静。

  “日本,你究竟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“让国力昌盛,因为我是一个国家。”

  王耀听到“国家”这个责任重大却冠冕堂皇的词,却不知为何感到一股苍凉。

  “国家?哈哈哈……你始终都是,那算什么理由?”没有家人般的亲昵,没有血缘的羁绊,单单隔着冰凉海流的国家。

  “中国,你又想听什么理由呢?陈年旧事的哀怨,还是春花秋月的遗恨呢?”本田菊倚着墙推开王耀缓缓地站了起来,语气嘲讽。

  “我从小依仗您,听着您的话,念着您教给我的'低头思故乡‘……我的血有您的一部分,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,我们理应兄友弟恭、相敬相爱。”

  “可是……王耀,你心里也一清二楚。我对你根本不是这种感情。“菊的神情未有过如此的脆弱不堪。

  ”'得成比目何辞死,愿作鸳鸯不羡仙'。“他一字一字念着他很久没有再说过的汉语,字正腔圆,正如多年前王耀教他的那样。

  ”……我爱你,王耀。”
  他将已埋藏在心底一千多年的话,缓缓地,从干裂流血的嘴中,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。
 

  本田菊双眼再也看不清,泪从漆黑空洞、布满血丝的双眼汩汩涌出,湿了满面满襟。

  他紧紧搂住王耀,渴求一个如曾经王耀所给予那样的温暖拥抱。胀痛的胸腔让他眯起眼哽噎起来,只得攥着王耀身后的衣服,在不再那样健硕的肩膀上,失声痛哭。

  他想对王耀说,想说他从竹林走出后的一切一切,想说他无法得到心爱之人的不甘。他努力张了张嘴,却只有片寸破碎的呜咽,他不得不拼命按耐下胸中无限散发的悲伤,口舌颤抖地在王耀耳边,断断续续地念叨着。

  “王耀,你知道吗?我不想让你被别人所夺去……因为我想要你……我爱你啊。” 
  ……

  两个国,却都忘记了自己是个国,也忘了他……是个国。

  王耀听着这裹着刀与蜜的话,如同心底也被揭开般,不知所措。

  他们本以为能瞒得了自己,于是轰轰烈烈地将大炮打进对方的房门。

  他们本以为,他可以是自己的。

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是假的,请不要信以为真。

菊耀一生推就在于别扭苦涩无奈的虐恋情深上,根本没糖。

评论(1)
热度(11)

© 衣上灞陵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